高清专区
中文字幕
制服诱惑
女同性恋
卡通动画
丝袜长腿
少女萝莉
重口色情
人兽性交
小说系列
暴力虐待
学生校园
玄幻仙侠
明星偶像
生活都市
不伦恋情
经验故事
科学幻想

请勿进入图片地址,以免中毒最新网址发布>>永久0578rlgh.com

混元霹雳手小


作者:南战

朷朷话说张无忌爲追圆真,不惜与小昭走入秘道之内。  

朷朷跑出数丈,张无忌伸手四下摸索,前面是凹凹凸凸的石壁,没一处缝隙,在  
凹凸处用力推击,纹丝不动。小昭歎道:「我已试了好几十次,始终没能找到机  
括,真是古怪之极。我曾带了火把进来细细察看,也没发现半点可疑之处。但那  
和尚却又逃到了哪 ?」  

朷朷张无忌提一口气,运劲双臂,在石壁左边用力一推,毫无动静,再向右边推  
时,只觉得石壁微微一晃。他心下大喜,再吸两口真气,使劲推时,石壁缓缓退  
后,却是一堵极厚、极巨、极重、极实的大石门。原来光明顶这秘道构筑精巧,  
有些地方使用隐秘的机括,这座大石门却全无机括,若非天生神力或身负上乘武  
功,万万推移不动,像小昭一般虽能进入秘道,但武功不到,仍只能半途而废。  
张无忌这时九阳神功已成,这一推之力何等巨大,自能推开了。  

朷朷待石壁移后三尺,他拍出一掌,以防圆真躲在石后偷袭,随即闪身而入。  

朷朷过了石壁,前面又是长长的甬道,两人向前走去,只觉甬道一路向前倾斜,  
越行越低,约莫走了五十来丈,忽然前面分了几道岔路。张无忌逐一试步,岔路  
竟有七条之多,正没做理会处,忽听得左前方有人轻咳一声,虽然立即抑止,但  
静夜中听来,已是十分清晰。  

朷朷张无忌低声道:「走这边!」抢步往最左一条岔道奔去。  

朷朷这条岔道忽高忽低,地下也是崎岖不平,他鼓勇向前,听得身后铁链曳地声  
响个不绝,便回头道:「敌人在前,情势凶险,你还是慢慢来罢。」  

朷朷小昭道:「有难同当,怕什麽?」  

朷朷话还没完,蓦觉得头顶一股烈风压将下来,原来是圆真突施偷袭。张无忌虽  
然神功初成,却欠缺临阵经验,稍一不慎,便着了遭圆真的道儿。圆真知张无忌  
的九阳神功是幻阴指的克星,故这次偷袭,储足内力,点向张无忌的丹田、 中  
等真气要穴,封截真气,张无忌登时颓倒地上。  

朷朷圆真看见张无忌动弹不得,不禁哈哈大笑,小昭乘其分心之际,把手中火把  
直刺过去。那料圆真老奸巨滑,一早留意小昭行动,乘其前攻之时,反而随手一  
点,将小昭也点倒地上。  

朷朷圆真一面大笑,一面对小昭说:「刚才不是说有难同当,现在正好一起乖乖  
倒下。」  

朷朷小昭怒骂过去:「臭秃驴,只懂得偷袭暗算,算什麽英雄?有胆的便解了张  
公子的穴道,一决高下,才显得威风!」  

朷朷圆真道:「我从没有认作什麽英雄好汉,最初入这秘道,也只是爲了与情人  
逍遥快活吧了!」一面说,一面目不转睛地注视小昭。  

朷朷小昭接触圆真淫邪的目光,不禁冷冷打个战抖,心中涌起不祥之兆。这时圆  
真一个箭步走近小昭,抚摸小昭的脸庞,道:「想不到杨逍那狗贼的小婢,也是  
这般可爱可人。」  

朷朷张无忌大叫:「圆真狗贼,一人做事一人当,我技不如人,落在你手中,要  
杀要? A无话可说┅┅」话未说完,圆真随手点了张无忌的哑穴,又转过来一手  
捏向小昭的的胸部。  

朷朷「哈哈,想不到这般柔软? 自从上了少林寺后,已有很多年没尝过这种  
感觉了。」  

朷朷小昭大骂:「秃驴,放手。」  

朷朷「放,当然要放,不放又怎样与你亲近?」圆真大笑说着,并伸手撕向小昭  
的青布衣衫。  

朷朷「勒┅┅」青布之下,是一件雪白的亵衣,覆盖着小昭晶莹洁白的肌肤。  

朷朷小昭气急大叫:「放了我。」  

朷朷「哈┅┅哈┅┅哈┅┅说得对,这样呆板板躺着,一点情趣也没有。」说完  
便解开了小昭的穴道。  

朷朷穴道一解,小昭即时跃身欲逃,但还没转身,圆真已一拳打往肚去,痛得小  
昭倦曲着身子「唔┅┅唔┅┅」作声。  

朷朷圆真道:「走吧,走吧,不是很想走的吗?」一面说,一面往小昭身上拳来  
脚往。小昭给圆真打得头晕转向,头发零乱,身上的衣衫更是片片零落,整个胴  
体也近乎完全地裸露在圆真眼前,乳房、阴部少女神秘的地带,约隐约现,更令  
人引起淫念。  

朷朷圆真跪在小昭身旁,一只手用力搓着小昭的乳房,另一只手就往小昭那浓密  
的阴部撩去。  

朷朷拨开那密密的阴毛,圆真看见两片红豔的阴唇紧紧闭合在一起,就像守护着  
一块亘古以来未有人开发的圣地。圆真忍不住用手指擘开那两片阴唇,把食指伸  
进阴道内,在阴核上磨擦着。  

朷朷手指磨擦那紧合的阴道,就如在一条隧道内开凿着。手指磨着磨着,圆真的  
嘴巴也没有閑下来,在小昭全身上下也吻过不停,最后停在那幼? 漕栁  W,大  
力地齧着,咬下一个个齿痕。  

朷朷小昭从未与异性接触,被圆真又咬又捏,早已羞愧难当,更甚的是在惊恐之  
下,阴道异常乾涩,被圆真的手指入侵,下体仿如给人撕裂一样。  

朷朷突然,圆真感到指头被物件阻挡着,不禁欣喜若狂,连忙低头细看,看到那  
窄窄的隙蓬内,有着一小块薄膜在内。  

朷朷圆真即时问:「你还是处子?」  

朷朷小昭点了点头。  

朷朷圆真立即站了起来,脱去衣服,露出了七寸多长的巨大阴茎。整条阴茎粗黑  
腥臭,早已充血盈满,在阴茎上曲突着一条条的青黑血管,龟头更是怒突而出,  
沖破了包皮的封锁,昂首向天。  

朷朷小昭虽从没尝试男女之事,但看着圆真那丑恶的阴茎,也知道即将遭遇可怕  
的厄运,只害怕得不敢多看。  

朷朷那料,圆真忽然柔声道:「小姑娘,上天有好生之德,既然你还是处子,老  
衲身爲出家人,又怎会败你贞操,其实,只要你服侍得我舒舒服服,让老衲泄了  
欲火,放了你两人又有何妨?」  

朷朷小昭一听,无疑圆真是下了一道特赦令,虽然半信半疑,也不禁擡起头来追  
问:「真的?怎样服侍?」  

朷朷圆真道:「张大你的嘴巴,用手拿着这话儿,我会教你怎样做的。」  

朷朷小昭即时拿着圆真的阴茎,张大嘴巴等待圆真的指示。怎料圆真二话不说,  
就把七寸多长的阴茎向着小昭口中塞去。  

朷朷一阵腥臭味令小昭中晕欲呕,嘴巴更是给阴茎塞得满满的,连呼吸也感到困  
难,正想把阴茎吐出时,耳边却响起了圆真的声音:「不要吐出来,嘴巴用力含  
着,用舌头舔着前端的龟头。」圆真还用双手按着小昭的额头,前前后后的套弄  
着。  

朷朷小昭虽万分不愿意,也只得强忍腥臭,还伸出舌头,在圆真的阴茎四周上下  
舐弄。最要命的是那一出一入的套弄,每次阴茎沖入,龟头也顶着喉头,气也喘  
不过来。  

朷朷「呵┅┅呵┅┅很爽快,是这样了,用力啜吧,在少林寺憋了那麽多年,从  
没试过如此畅快,噢┅┅用力些吸紧些┅┅」手上也越动越快。  

朷朷小昭感到口内的龟头像是越变越大,每次沖入口腔内,也像要撞破自己的喉  
头一般,到了差不多忍无可忍时,圆真突然把整条阴茎直插入内,而整条阴茎亦  
在不规则的上下摇动,霎时,龟头喷出一大蓬腥臭的浓液来。小昭一不爲意,顺  
势吞下了一大把精液,但那些精液又浓又多,还在不断喷射,喉头塞得满满的,  
多得顺着嘴角流了出来。  

朷朷这时圆真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像是得到了极大的快感,阴茎也开始软下来,  
缓缓自小昭口中退出来。小昭还以爲厄运已过,却听到圆真的命令:「不要吐出  
来,把这些精液全吞下去,这是我的宝贝。吞完后,还要过来舐净阴茎上的。」  

朷朷小昭无可奈何,只得闭上眼睛,一鼓作气的把留在嘴内的精液吞下肚去,那  
一种腥臭的味道,直令人把肚内的食物呕吐出来,但小昭爲了一丝希望,咬实牙  
筋把精液全数吞下,还伸出舌头舔净嘴角的精液。然后拿起圆真的阴茎,由龟头  
开始,一下一下,用舌头舔着把附在龟头上的精液一一舐净。  

朷朷舐拭完毕后,小昭说:「已把你服侍得舒舒服服了,现在放了我们吧!」  

朷朷圆真笑着说:「傻丫头,放了你?要你爲我『出火』是因爲这麽多年来困在  
少林寺中,储了那麽多弹药,若不用口先『出出火』,到时『走了火』便浪费了  
你这美人儿处子了。现在差不多了,我便正式和你开苞吧!」  

朷朷小昭即时发出一声绝望的喊叫,努力挣扎逃走,可惜早前已给圆真打得浑身  
痛楚,刚才又给折磨得回不过气来,逃也逃不远。反而圆真经过一阵子回气,七  
寸多的阴茎又再次昂首怒突,一上一下的在小昭面前跳动不停。  

朷朷圆真走近小昭,双手捉着小昭双脚,将小昭整个人扯向前来,双脚放在肩膊  
上,用力把阴部大大擘开,龟头磨着小昭的阴唇,一下一下的在阴唇前舞动着,  
利用小昭刚才在龟头上留下的唾液,作爲开路的滋润。  

朷朷小昭还在作最后的挣扎,努力摆动下体,使圆真不得其门而入。  

朷朷圆真道:「小姑娘,还挣扎什麽?倒不如试试开口求饶,说不定老衲大发慈  
悲,饶你一趟!」  

朷朷小昭明知这是癡人说梦话,但也打算姑且一试,正想擡头求饶,那料圆真即  
时向前沖去,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楚直袭心头,下体仿如给一条烧红的铁棒强塞进  
去,整个人也像给撕开一般。原来圆真特意引起小昭的松懈,在她不爲意时刺入  
她的阴道,看看处女破贞那一刹那的痛苦表情,来增加自己的快感。  

朷朷阴茎插入阴道之后,圆真感到前所未有的压迫感。一直以来,无论是强奸谢  
逊的妻子,还是和自己的师妹偷情,两人早已不是处子。现在才是第一次真真正  
正感受到开苞的滋味。窄迫的阴道把整个龟头紧紧地包围,温暖的阴壁,虽然乾  
涩,但反而更有一种原始粗犷的感觉。特别是龟头顶破处女膜的一刹那,虽说只  
是一块薄膜,一刺便穿,但这却是圆真四十多年来从未有过的经验,这是一种狮  
子舐血的经验。  

朷朷圆真笃破小昭的处女膜后,小昭已知一切挣扎也是徒然。想起自己守护十多  
年的圣女之身,却被一个和尚夺去,也可算是一个讽刺。  

朷朷对于小昭的放弃,圆真可是毫不放松,反而变本加厉,用力地,如野兽一般  
把自己的阴茎狠狠地插入小昭阴道的深深,插了百多下后,还嫌力道不足,不够  
深入,双手由扶着小昭双腿,改爲抓紧小昭的双乳,每次插入,同时便用力抓紧  
双乳拉近身前,令到阴茎插得更深,磨擦力更大,爲自己带来更大的快感。  

朷朷可怜小昭,早已被打得遍体鳞伤,现在不单止要承受下体破处的痛楚,当初  
洁白细挺的双乳,更被圆真紧握得不似形状,还抓出一丝丝的血痕,留下一块块  
蓝黑瘀痕,令人惨不忍睹。  

朷朷果然,经过之前的一泄,今次圆真连插数百下还没有疲态,插到后来,加上  
经血、阴液的滋润,每一次插入拔出,龟头与阴道之间的磨擦也会发出「滋┅┅  
滋┅┅」的声响,就像爲圆真打气似的,令到圆真越战越勇,整个人仿如陷入疯  
狂的境界,不插破小昭的阴道誓不还。  

朷朷直至接近一个时辰之后,圆真的阴茎才出现一种诡异的跳动。有了之前的经  
验,小昭知道圆真要喷精。已被蹂躏得死去活来的小昭,禁不住大声呼叫:「不  
要┅┅不要喷在入面┅┅」极力想把圆真推开。  

朷朷但圆真就似是早料小昭的行动,抓紧乳房的双手猛然用力,不但令到小昭痛  
得流下泪来,还把小昭的阴部拉得牢牢地锁紧自己的阴茎。  

朷朷这时,龟头一阵跳动,又再次喷出一大蓬腥臭的精液。一大蓬精液就似是水  
炮一样,从龟头中源源不绝地射向小昭子宫的深处。而小昭的子宫,亦自然反射  
地紧紧锁扣圆真的阴茎,把射来的精液毫不保留地接受。  

朷朷小昭想不到今天不单被人破了处子之身,还可能有怀孕的可能。一想到对不  
起母亲对自己的期望,不禁凄然下泪。  

朷朷而圆真爲免精液倒流出来,这时更索情抓起小昭双脚,把小昭整个人连着自  
己的阴茎的倒吊起来,用力地把小昭向地上撞去,让精液流得更深,流得更入。  

朷朷最终,精液喷过精乾。圆真提着黏满了精液经血的阴茎,向着小昭的脸庞抹  
去,弄得小昭整个脸庞也被自己的经血和圆真的精液涂个满光,那些精液更黏得  
小昭眼睑也打不开来。  

朷朷圆真这时穿回衣服,正想提气向张无忌痛下杀手。忽然,发觉自己全身精气  
充盈,不单之前被韦一笑、杨逍等人真气伤处消失得无形无蹤,内功以乎是更上  
一层楼。眼角瞥见小昭阴道口淌流出的经血,猛然醒悟。原来圆真所修习的幻阴  
指是属于至阴至柔的一路内家气功,刚才破掉小昭处子玄阴之身时,顺势把小昭  
玄阴之气吸纳过来,早把伤势複完。其后一路剧烈抽插,加速玄阴之气与自身幻  
阴真气融彙合一,故内力不退反进,已直迫张无忌九阳神功之境。  

朷朷圆真明其道理后,心中估量现在要杀张无忌已是易于反掌,倒不如┅┅  

朷朷到底圆真会如何对待张无忌,这会关涉混元霹雳手外传,让小弟有时间再续  
写吧。

话说圆真整治了张无忌后,即时回到光明顶上。其时杨逍等人的寒毒尚未散
去,依旧盘息打坐,杨不悔则早已召唤数十明教教衆前来保护诸人。可惜教衆武  
功平凡,加上圆真早已回複真元,不消一时三刻,随手已把教衆杀灭殆尽。杨逍  
等人虽奋力抗拒,反被圆真再多补幻阴指,只能颓然倒地。  

朷朷衆人纷纷倒下,唯有杨不悔一人未受加害。原来,圆真经过吸纳小昭玄阴之  
身后,知道处子破身之气有助自己固本培元,因此食髓知味,再上光明顶。一来  
可将明教衆头目尽数歼灭;二来,亦记起杨逍女儿杨不悔,打算要在杨逍跟前加  
以淩辱,好好折辱杨逍一番。  

朷朷圆真打倒衆人后,随即缓步走向杨不悔。杨不悔心知不妙,即时提剑刺向圆  
真。圆真也不着急,反而刻意羞辱杨不悔,顺势闪过一旁,一式少林龙爪手「双  
龙争珠」,便向杨不悔双乳抓去,嘴 还调侃道:「唔,细是细了点,但胜在软  
滑温暖,也算是人间极品。」  

朷朷杨不悔羞愤难忍,即时回剑刺向圆真。但「嚓、嚓」两声,圆真早已飘身远  
去,还顺道扯下杨不悔那淡黄绸衫胸前的两幅布絮。  

朷朷「哈┅┅哈┅┅胸前开了天窗,是不是凉快多些呢?」  

朷朷「秃驴,无耻。」  

朷朷这时杨逍早知今日大势已去,只得向杨不悔大叫:「不悔,你敌不过这狗贼  
的,不要理我们,赶快与山下天鹰教等人回合吧。」  

朷朷杨不悔也知难敌圆真,即时听从父亲吩咐,转身便逃。  

朷朷圆真早料有此一着,杨不悔刚转身起步,便见圆真如鬼魅般出现眼前。「小  
姑娘,用不着那麽着急,我们先来温存一下吧。」又再伸手往杨不悔身上抓去。  

朷朷杨不悔惊惶万分,只得向旁急移避开。然而,还是闪慢半分,腹前的衣裳,  
又被圆真抓去一大片。  

朷朷圆真就如厉鬼一般围着杨不悔四周移动,每次移近,只听到「嚓」的一声,  
杨不悔身上的衣裳便少了一片。圆真特意向杨不悔的阴部、乳房、臀部等位置进  
攻,撕去了绸衫,便来撕亵衣、肚兜,把杨不悔那黑漆的阴毛、?   漕鳔Y、雪  
白的肌肤完全暴露在人前。到得后来,整个大厅都飘舞着杨不悔衣裳的布絮,就  
如一只只花蝴蝶般,伴随着圆真的淫笑声,在空中飞舞。  

朷朷杨不悔自回到光明顶后,一直受到杨逍宠爱有加;即使以往与张无忌流落江  
湖,亦那曾试过如此羞辱。眼看今天必不能逃出魔掌,把心一横,便把手中利剑  
向颈项抹去。  

朷朷「叮」,杨不悔手中长剑已被圆真打掉。圆真还一本正经说:「小姑娘,人  
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何必轻易自寻短见。老纳曾发愿普渡衆生,不如让老纳指  
点迷津,教导小姑娘你观音极乐的途径吧。」  

朷朷这样的说教,出自一个身穿枷裟老和尚身上,本来是很平常的事;但在杨不  
悔眼中,这无疑是恶魔的诅咒,特别是圆真看到杨不悔那约隐约现的胴体,心中  
的欲火早已按捺不住,阴茎暴涨难耐,将下体的僧衣撑起了老高。  

朷朷这时,圆真索性脱去僧衣,把那七寸多长的粗黑阴茎尽现人前。那充血的龟  
头,还沾着刚才小昭的阴液、经血,在阴茎前冒出头来,就如毒蛇吐信,等待着  
咬噬另一个猎物。  

朷朷圆真一手捉着杨不悔,把她身上剩馀的布絮全数撕下。杨不悔极力反抗,圆  
真也不打二话,就提起膝盖,往杨不悔的下阴撞去:「臭婊子,装什麽可怜?刚  
才不是凶巴巴的要杀掉那小婢吗?现在老衲就待那小婢教训你,把你普渡极乐,  
哈┅┅哈┅┅」话还没完,又一掌打往杨不悔的脸去,打得她晕头转向。  

朷朷这时,圆真才用力搓捏着杨不悔的乳头。那对乳房虽未完全发育,但却已较  
小昭爲大,而且乳头还是淡淡的粉红色,坚挺软滑,双手往上搓拿,刚好握个满  
掌,带来柔滑的手感。握着这麽嫩滑的奶子,圆真不觉越握越兴奋,不禁全力握  
下,后来更索性张开大口,流着口水,往乳头上咬去,直咬得乳头上冒出血来。  

朷朷杨不悔在圆真拳打脚踢之下,早已痛得差点晕昏过去,但乳头上那一刹的痛  
楚,就如被尖针刺下一般,即时大嗌出来。  

朷朷杨逍不忍看着女儿受到这般淩辱,遂道:「圆真,你与明教的私人恩怨,不  
用连累后辈。若你放过我的女儿,我愿意从此带领明教退出中原。」  

朷朷圆真道:「杨左使,你简直是癡人说梦话。现在你们肉在砧板上,要杀、要  
剐,易于反掌,那用你来讨价还价。不过,若你想老纳放过你的女儿,也不是没  
可能┅┅」边说,边把杨不悔连拖带拉的扯到杨逍面前,用力把杨不悔双腿在杨  
逍面前分开,伸手把杨不悔那紧贴的阴唇张开:「杨左使,好好地用你的嘴巴舐  
净这 。老纳已是七十多岁老人,也不用真个逍魂,只要你弄得她兴奋,老纳看  
得过瘾,放过你女儿又有何妨?」  

朷朷杨逍明知圆真只是胡言相欺,但这却是唯一一丝的希望;另一方面,亦希望  
就此拖延时间,等待山下的白眉鹰王上山来救,遂毅然伸出舌头往杨不悔的阴穴  
舔去。  

朷朷杨不悔到底还是处子,两片阴唇还是首次如此张开。阴道内虽有一阵膻味,  
但却同时夹杂一种处子独有的幽香气味,加上杨逍自己的唾液,在杨逍舌上,就  
混和出一种独有的味道。  

朷朷杨不悔在圆真的淩辱下,早已身心受创。虽明知父亲是委屈求全,但现在这  
般对待自己,终究难以忍受,一时急怒攻心,昏了过去。  

朷朷圆真看见杨不悔晕了过去,即时一拳打向不悔的腹去,痛得不悔即时转醒过  
来。并向杨逍道:「看,一点技巧也没有,沈闷得连女儿也睡了过去,枉你身爲  
人父。若你不懂得如何弄作,就让老纳来亲自示範给你看吧!」  

朷朷杨逍一听大急,即时向不悔说:「不悔,兴奋吧,快些兴奋吧!」舌头努力  
伸入不悔阴道之中出入磨动,利用舌苔在阴壁间互相磨擦,更用内力弄硬舌尖,  
每次插入,都顶向不悔的阴蒂,刺激不悔的情欲,藉此增加淫水的流出。  

朷朷杨不悔在父亲的套弄之下,阴部痕痒难挡,身躯不自觉地左右扭动,虽是无  
分不愿意,身体终究起了自然反应。淫水源着阴道流了出来,后来还多得顺着阴  
毛滴往地上。一时间,大厅上虽是有十多人,但人人屏息静气,只听见淫上滴在  
地上的声响。  

朷朷圆真虽说老而弥坚,可是始终是七十多岁老人。刚才破小昭处子之身时,开  
山辟石,几经艰辛才能进入桃源洞内,现在龟头还有点隐隐作痛。故此特意命令  
杨逍爲杨不悔口交,一来可对杨逍加以羞辱,二来藉此挑动杨不悔的淫水,令自  
己可以轻易破处。现在看见不悔淫水长流,圆真知道时机已到,即时把不悔拖到  
身前,就要爲不悔破开处子之身。  

朷朷圆真道:「果然不愧爲邪教的大淫贼,连自己的女儿也弄得这麽兴奋。看见  
你这麽落力演出,老衲也一时技痒,等我也表演一下真功夫吧!」  

朷朷圆真爲了让杨逍亲眼目睹女儿破身的情景,便把杨不悔整个抱起,做成「观  
音坐莲」的姿势,用龟头顶着不悔的阴唇,双手放开,站在杨逍的面前。  

朷朷圆真一放开双手,不悔整个人便往下堕,圆真的龟头霎时插入了不悔的阴道  
内,一阵痛楚自下体传向不悔心头,不悔连忙用双手紧抱圆真的颈项,以阻止堕  
势,力保贞操。从外表看来,反而像不悔热情如火的缠着圆真做爱。  

朷朷圆真笑道:「有趣,看不出你这婊子还会玩这样花式。用力些箍紧我,不要  
这麽淫蕩给我插呀!」一面用双手不停往不悔乳房、屁股多肉的部位用力捏握,  
满足手足之欲;另一面,就张着大口,伸出舌头,往不悔那俏脸舐舔。  

朷朷可怜杨不悔不单要承受圆真的大力捏握,雪白的肌肤早已留下一块块赤红的  
烙印;迎面而来的,更是圆真那皱纹满布的丑脸,张口而噬,在自己的脸上留下  
那  心的唾液;最要命的是,下体传来的阵阵赤痛,令不悔更加胆战心惊,唯恐  
一时乏力,就把贞操断送在圆真手上。只得强忍痛楚,用力箍紧圆真颈项,身、  
心都受到极大的压力。  

朷朷但是,一名弱质女子,又如何可以长久吊着自己的身体,何况不悔先前更曾  
遭圆真的毒打,体力早已不支,身体逐分逐分的向下堕,而圆真那怒涨的龟头,  
亦如铁钻般逐分逐分插入不悔的阴道,把阴壁逐分逐分的擘开。经过半注香时间  
的坚持,圆真的龟头已临近不悔那宝贵的处女璧前,只消再入一分,不悔十多年  
的处子之身便要被圆真夺去。  

朷朷龟头寸寸而进,被处女狭窄的阴道包裹压迫,早压得圆真的龟头痕痒难当;  
而今次不悔阴道内早有淫水滋润,与刚才破小昭处子之身时的乾涩枯燥又迥然有  
别。圆真只感一阵温暖柔滑自龟头直传至每条神经,仍如淋浴在春风暖流之中,  
直至一阵粗糙的感觉在龟头的尖端出现,圆真亦知道已到了处女最神圣的地方。  

朷朷圆真道:「想不到你这女娃儿也如此坚毅,能够支持这麽久;好,若你能再  
支持半注香时间,老衲便大发慈悲,饶过你吧。」  

朷朷杨不悔喜极忘形道:「真的吗?」即时抖擞精神坚持下去。那料圆真原来重  
施故技,不想杨不悔毫无生气,只是呆呆板板的破了处子之身,便特意用话提起  
她的精神,乘她一时松懈,双手突然环抱着不悔双腿,握实不悔臀部的肌肉,大  
力把不悔往下扯去;同时腰部一挺,整条七寸多长的阴茎便一下子笃破不悔的处  
女膜,顺着阴液,直插到花芯 去。  

朷朷圆真大笑道:「傻丫头,世上哪会有到口的猪肉不吃之理?何况老衲早说过  
要教你观音极乐的道理,现在这式『观音坐莲』,弄得你乐不乐呢?爽不爽呀?  
哈┅┅哈┅┅哈┅┅」  

朷朷不悔一心还存着一丝奢望,突然下体传来一阵剧痛,不禁大叫一声,连那盘  
坐着的双腿也忍不住分了开来,直如被一根粗木棍插进体内。那一阵痛楚,叫不  
悔明白,自己以后都不是处子了。一切反抗、挣扎都变得毫无意义,不悔索性放  
开双手,任由圆真环腰托着自己,上下套动,任得圆真的龟头在自己的阴道内出  
出入入。  

朷朷杨逍坐在地上,听到女儿的大叫,已知不悔已被圆真奸汙。擡起头来,只见  
一丝丝落红顺着圆真的阴茎,一出一入的流下来,更确知已无侥幸。想起愧对纪  
晓芙的嘱托,不禁流下英雄泪来。  

朷朷反观圆真,用计骗得不悔满心欢喜,突然变爲痛楚绝望的表情,大大满足了  
心中对明教报複的欲望。想到连光明左使的女儿也成爲自己的胯下的奴隶,不禁  
更爲兴奋。虽说刚刚才梅开二度,现在又再变得精力充沛,每次双手扯下杨不悔  
时,也用力挺腰向上,每一次也把整条阴茎直撞往不悔的花芯之中,就如擂柱攻  
城,即使城破,还是不停进攻,直要把整个城门摧毁殆尽。  

朷朷插了百多下后,圆真双手亦觉有些疲累,但胯下那话儿仍是昂首怒目,一点  
疲态也没有,便把不悔放在地上,换过姿势再度奸淫。  

朷朷由于圆真对明教极之仇视,即使强奸不悔,亦要将她的尊严褫夺,叱令不悔  
像母狗一般趴在地上,自己用一招「老僧推车」,像畜牲一般奸淫着不悔。  

朷朷杨不悔早已绝望无助,爲免招来圆真的毒打,只有麻木地听从圆真的指示,  
四肢趴在地上,擡起阴户,任得圆真疯狂的抽插。  

朷朷圆真乐得大笑:「杨左使,看,你的女儿真的像狗般听话。人们常说,龙生  
龙,凤生凤,果然不错,大淫贼生个小蕩妇。哈┅┅哈┅┅」  

朷朷圆真又道:「噢┅┅噢┅┅真想不到,这麽淫蕩的娃儿,阴道会那麽狭窄,  
夹得老衲这麽舒服,果然是做淫娃的好材料。」还一手往不悔的臀部打下「用力  
些夹实老衲的宝贝呀┅┅噢┅┅」  

朷朷杨不悔的尊严已给圆真完全摧毁,圆真叫她一声,她即时用力把阴户收窄,  
让自己的阴壁与圆真的龟头接触得更紧贴,每次圆真把龟头插入,她便用力夹实  
双腿,阴户传来的痛楚,已变得麻木没知觉了。  

朷朷由于杨不悔的配合,圆真越插越兴奋,不知不觉间用更大气力往不悔的阴户  
沖撞,随着阴茎的抽插,淫水固然「滋┅┅滋┅┅」作响,除此之外,每次圆真  
整条阴茎撞在不悔的阴唇之时,亦发出「啪┅┅啪┅┅」声响,就如打着拍子一  
般。  

朷朷只听见拍子越来越快,声响也越来越大,圆真知道自己就快要泄精了。遂转  
头向杨逍说:「杨左使,呀,不对,现在应该叫岳丈大人了,不要看小婿年纪稍  
大,其实小婿仍然老当益壮,就让小婿用精液把不悔的子宫喷个满着,好等待明  
年岳丈大人能抱个乘孙吧!」  

朷朷杨逍即时道:「不要呀!」  

朷朷杨不悔也擡起头来说:「不要┅┅不要┅┅不要喷在 面!」还即时向前爬  
行,希望能摆脱圆真的阴茎。  

朷朷但,体力衰微的不悔又如何可以逃出圆真的魔掌呢?不悔还没爬前,双腿已  
被圆真紧紧扣着,这时圆真亦到了泄精的时候,即时用力向前顶上,精液经过怒  
涨的龟头樽颈位置的收缩,变得更有劲道,一大蓬稠浊的精液,就从跳动的龟头  
中,直喷往不悔的子宫深处,就像竹筒水管般,喷了一大蓬,停了,跳了一下,  
又再喷一大篷,直把不悔的整个子宫淹没。  

朷朷不悔感受到体内那一阵精液的沖击,整个子宫也涨满得难受,再没有力气和  
意志支撑下去。双手一软,整个人就匐伏在地上。圆真还不肯放过不悔,阴茎仍  
然死插在不悔的阴道内,一丝也不放松,仿如木塞一样,把喷出的精液紧紧锁在  
不悔的子宫深处。  

朷朷直至圆真的精液喷过清乾,阴茎变软,圆真才把阴茎从不悔身上拔出来。只  
见阴茎上沾满精液、经血、淫水,腥臭丑恶,圆真便走上前,转过不悔的脸,把  
阴茎塞在不悔的嘴 ,套弄着不悔的头,让不悔把阴茎舐净。  

朷朷圆真把衣服穿回,看着赤裸绝望的不悔,及坐在一旁痛苦的杨逍,忽然心生  
毒计,便往旁边的房间走去。  

朷朷到底圆真的毒计是什麽?留待下回才再续吧。

峨嵋篇(1)灭绝师太  

朷朷正当圆真搓弄若蛛儿双奶时,外面忽然传来震天杀声,原来是灭绝师太率领  
峨嵋门徒与殿外的天鹰教衆、五行旗诸部撕杀。  

朷朷自从殷野王爲张无忌揄揶灭绝师太后,灭绝一直怀恨在心,誓要将殷野王碎  
尸万段,以雪当日被人视爲贪生怕死的耻辱。故此灭绝不等同与其馀五教会合,  
便亲自率领峨嵋门下,日夜追赶天鹰教衆人。  

朷朷适值光明顶上遭逢巨变,明教衆头目也被圆真一一陷害,即使白眉鹰王赶来  
亦惨遭暗算。一时间光明顶上群龙无首,灭绝师太遂恃着倚天剑的锋利,过关斩  
将,势如破竹的把五行旗、天鹰教等人杀个落花流水,无人能撄其勇。  

朷朷圆真听见殿外灭绝衆人即将攻入殿中,连忙穿回僧袍,点倒明教诸人。然后  
把杨不悔、蛛儿两人,抱往杨逍等人处,并摆出各样淫乱的姿势。然后提着殷天  
正,步出殿外。  

朷朷只见灭绝等人已攻破五行旗衆所守的各处险要,杀上光明顶上,正与天鹰教  
衆互相撕杀。圆真即时提着殷天正,跃上殿顶,高声向天鹰教衆叫道:「魔教妖  
孽,白眉鹰王已被我所擒,你们通通与我停手。」  

朷朷天鹰教衆看见殷天正落在圆真手中,纷纷投下兵器投降,可是灭绝对天鹰教  
徒深感嫌恶,仍是毫不留手,一剑一个,转瞬间已将山上所有天鹰教徒戮杀。  

朷朷灭绝收回倚天剑后,圆真亦从殿顶跃下相迎。  

朷朷「阿弥陀佛,老衲恭迎峨嵋掌门。」  

朷朷「大师,未敢请教法号。」  

朷朷「老衲法号圆真,爲师是少林空见神僧。」  

朷朷「原来是四大神僧的门徒,怪不得能把殷天正这老贼擒下。是呢,不知大师  
如何登上光明顶,魔教其他馀孽现时又在哪 呢?」  

朷朷「说来话长,师太不如移入殿内详谈。」  

朷朷灭绝正想召集门人一齐入殿,圆真即时加以阻拦:「师太,殿内魔教妖孽虽  
已给老衲一一收拾,但魔教衆人荒淫无道,峨嵋门下女弟子衆多,入内恐怕甚爲  
不便。」  

朷朷灭绝心中转念,亦恐防尚有魔教馀孽在四周盘旋,便吩付门下女弟子留守殿  
外,以防有变;只带领其馀男弟子入内察看。  

朷朷一步入大殿,看到殿中这幕淫欲横流的情景,灭绝口中即不断地念诵:「罪  
过、罪过。」并吩咐衆男弟子转身背向门前,自己则与圆真前行细察。  

朷朷「大师,爲何魔教妖孽会如此荒诞胡爲。」  

朷朷「杨逍等人悉闻六大教联手进攻,心知并无侥幸,把手一横,尽情纵欲,以  
求死前享乐。遂相约教中诸人,齐聚光明顶,把一直以来从山下虏掠回来女子,  
加以淫辱,举办荒淫集会。内室房间全是给他们奸淫至死的女子,惨况令人不忍  
目睹。」  

朷朷「魔教妖孽伤天害理,恶行令人发指。那麽这两名女子又是谁?」  

朷朷「这 一个是杨逍的女儿,另一个是殷天正的孙女。当所有虏掠回来的女子  
也被蹂躏至死后,魔教妖孽竟连自己的子女也不放过,一样加以淫辱。老衲奉少  
林方丈之命,先行潜上光明顶打探虚实,便乘着杨逍等人纵欲狂欢,便先行将他  
们打倒,免除两位女施主继续受辱。」  

朷朷灭绝上前细看,发觉杨不悔与昔日弟子纪晓芙样貌相似,果然就是纪晓芙的  
女儿。不禁破口大骂;「杨逍这个淫贼,当日用奸使诈,迷惑纪晓芙,坏我弟子  
名节。想不到现在连自己的女儿也不放过,简直禽兽不如。当日早叫纪晓芙不要  
误信邪魔外道,不单断送自己的贞操,现在连女儿的贞节也被白白糟塌。」越说  
越激动,便提起倚天剑往杨逍身上刺去。  

朷朷可怜杨逍,一代豪杰,便这样不明不白,赤裸裸死在女儿身边。  

朷朷「那麽大师你又如何擒下殷天正这个老贼?」  

朷朷「当我打倒杨逍后,正想相救两人出外,殷天正等人已率领天鹰教到达光明  
顶,老衲年纪老迈,功力低微,本来难以抵挡。幸好师太你及时赶到,与天鹰教  
衆撕杀,老贼一时分心,才被老衲所擒。其实,即使殷天正不爲老衲所擒,再过  
一时三刻,师太你杀入殿内,亦自会将这老贼杀灭。」  

朷朷灭绝向来高傲惯了的,现在听到少林神僧的门人称赞,不禁心中暗喜,口中  
却仍道:「大师你过奖了,今次能够攻入光明顶上,大师你居功至伟,不用谦谢  
了。」  

朷朷谢过圆真后,灭绝便想出外吩咐女弟子入内好好照料杨不悔、蛛儿二人。那  
料刚转过身来,突觉背后有两道急劲指风,朝自己的颈项、腰间攻去。灭绝不加  
思索,即时横移闪避。可是先机尽失,虽能避过颈项一指,但腰间气门,却仍被  
玄阴指戳中,一道阴寒之气即时阻碍真气运行,跌倒地上,连呼叫也不能。  

朷朷衆男弟子发觉师父话音突止,再听见重物隆然堕地的声响,便转身来探过究  
竟。可惜还未弄清什麽回事,各人已纷纷遭到玄真毒手,便数倒地不起。  

朷朷灭绝强撑起来,充满疑问道:「这些阴邪指劲,绝对不是少林武功,你到底  
是什麽人?」  

朷朷圆真答道:「师太,果然好眼力,老衲未出家前,人们都称呼老夫做『混元  
霹雳手』,后来投入空见门下,才有『圆真』的法号。」  

朷朷「原来你就是成昆,你与魔教的恩怨贫尼亦略有所闻。但既然现在你已投身  
少林,又将魔教歼灭,爲何还要暗算贫尼?」  

朷朷「师太,有否听过『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这话?老夫本来一心只想歼灭魔  
教,了却心头之恨,便飘然引退。只是刚巧看见师太独自一派前来,不禁想起武  
林中流传的两句话『倚天不出,谁与争锋』。」说着,「铮」的一声,一手拔出  
灭绝跌在地上的倚天剑。  

朷朷圆真只见眼前青光闪闪,隐隐觉得一股寒气侵人,随手一挥,一张上等花梨  
木椅子从中分爲两段,端的是口好剑。  

朷朷「这柄倚天剑无疑能切玉割金,吹毛断发。但也只不过是锋利一点的神兵罢  
了,如何能够做到天下无敌,谁与争锋?」回剑抵向灭绝咽喉,迫令灭绝道出其  
中秘密。  

朷朷灭绝看也不看,高傲地道:「枉你身爲空见神僧的门人,只知见猎起心,偷  
袭暗算,丢尽少林的声威。现在还想迫贫尼说出倚天剑的秘密,追求天下无敌,  
谁与争锋?简直癡心妄想!」  

朷朷圆真一听,知道灭绝原来真的懂得倚天剑的秘密,只是口硬不说。心知灭绝  
爲人刚烈,若只是以生死相迫,必定不能迫出真相。便即时脱去僧袍,把那粗黑  
的刑具显露在灭绝眼前。  

朷朷灭绝早抱必死决心,无论圆真如何相迫,亦不会让圆真奸计得逞,大不了把  
秘密带下黄泉。哪料圆真突然脱去僧袍,露出粗黑的阴茎。灭绝看见阴茎上还残  
留的血丝白液,霎时明白整个大殿的情景皆是圆真布置,亦预见圆真对自己的羞  
辱,不禁破口大骂:「成昆狗贼,想不到你身爲出家人,不守清规,坏人名节;  
还厚坏无耻把罪状推向魔教身上,贫尼死也不会把倚天剑的秘密告诉你的。」完  
毕,便张口往舌头咬去。  

朷朷「喀」的一声响,灭绝的舌头并没断去,反而下颚被圆真一手握裂,不能合  
拢。试图运用真气,自断经脉,但气门又被幻阴指气所伤,不能运行,只得用怨  
毒的目光注视着圆真。  

朷朷圆真「哈哈」大笑道:「老尼姑,以爲一死便没事?不要妄想了。落在老衲  
手中,老衲自会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朷朷说着,圆真便提着倚天剑,向灭绝身上划去。倚天剑果然是一柄吹发断毛的  
神兵,只是轻轻划过灭绝身上衣裳,片片布絮就随风飘下。圆真东划一剑,西划  
一剑。转眼间便把灭绝的衣裳割个寸寸断裂。  

朷朷「老尼姑,若还不说出倚天剑的秘密,那老衲便带你出到门人面前,先奸后  
杀,然后再把你尸首吊在峨嵋山前,让你成爲峨嵋立派以来首个死后也『扬名天  
下』的掌门。其实,你这样大的年纪,老衲也没有兴趣强奸你。只要你识趣说出  
秘密,放了你们峨嵋一派又有何妨?」  

朷朷灭绝知道圆真说得出做得到,若真坚持下去,恐怕峨嵋一派的百年名声,就  
断送在自己手 。  

朷朷加上圆真软硬兼施,灭绝遂心存一丝奢望,道:「当年┅┅郭靖夫妇┅┅死  
守┅┅襄阳,决意┅┅以死报┅┅国。但黄蓉┅┅女侠┅┅不想郭大┅┅侠的绝  
┅┅艺就此┅┅失传,就将┅┅杨过赠送┅┅本派郭祖师┅┅的一柄玄铁┅┅重  
剑熔了,再加┅┅以西方┅┅精金,铸成┅┅了一柄┅┅屠龙刀,一柄┅┅倚天  
剑。」由于灭绝下颚不能合拢,只能断断续续把倚天剑的秘密道出。  

朷朷灭绝师太又道:「黄女侠┅┅在铸刀铸剑┅┅之前,和郭大侠┅┅两人穷一  
月心力,把《武穆遗书》┅┅及郭大侠┅┅的武功心法┅┅撮要简写,分别藏在  
刀┅┅剑之中。屠龙┅┅刀中藏的乃┅┅是兵法,此刀┅┅名爲┅┅『屠龙』,  
意爲日后┅┅有人得┅┅到刀中┅┅兵书,当可┅┅驱除鞑子,杀了鞑子┅┅皇  
帝。倚天┅┅剑中藏┅┅的则┅┅是武学秘┅┅笈,其中┅┅最爲宝贵的,乃是  
┅┅一部《九┅┅阴真经》,一部┅┅《降龙┅┅十八掌┅┅掌法精义》,盼望  
┅┅后人┅┅习得剑┅┅中武功,替┅┅天行┅┅道,爲民除┅┅害┅┅并将屠  
龙刀┅┅传予儿子┅┅郭破虏,倚天剑┅┅传予女儿┅┅本派郭师┅┅所以本派  
┅┅掌门┅┅一直世代┅┅流传┅┅这个秘密。」  

朷朷「『武林至尊,宝刀屠龙。号令天下,莫敢不从。倚天不出,谁与争锋。』  
好,好,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倚天剑在我手中,从此谁与我争锋?哈哈┅┅哈  
哈┅┅」  

朷朷「成昆,既然┅┅已说出了秘密,便放┅┅过我┅┅和门下┅┅衆人吧!」  

朷朷圆真说:「灭绝师太,你告诉了这个大秘密,老衲怎能不好好对待你,」灭  
绝道:「成昆┅┅你这个┅┅狗贼,言而┅┅无信,一定不┅┅得好死┅┅」  

朷朷圆真笑道:「老衲好不好死就并不知道,但一会儿老衲定教你欲仙欲死,哈  
哈哈┅┅」把倚天剑收回剑鞘之内,便走上前来,把灭绝身上破碎的衣服尽数撕  
去。  

朷朷灭绝已年过五十之龄,唯因一直清心寡欲,长年进食斋菜,加上内功修爲深  
厚,一身峨嵋九阳功已练至巅峰境界,故此容貌还能保留三十多时的模样,算得  
甚美。只是两条眉毛斜斜下垂,一副面相看来极是诡异,几乎有点儿戏台上的吊  
死鬼味道,才令人感到畏惧。本来峨嵋派尚有三十多名女弟子在外,圆真爲了保  
留精力,也不打算强奸灭绝,但一来灭绝过于高傲,圆真特意想挫其锐气;二来  
灭绝名气极大,若能强奸羞辱,更可增加满足感;三来灭绝功力深厚,若仍爲处  
子之身,圆真定当得益不浅。故此便提着阴茎,在灭绝跟前挥舞跳动。  

朷朷平日看到一本正经、高傲庄严的灭绝,只会给人肃杀的感觉。但现在灭绝赤  
裸裸地躺在地上,却只会令人情欲高涨。一双奶子虽已略爲松驰,且微微下堕,  
但胜在硕大无比,足足有一个木瓜般大小,绝非小昭、杨不悔等毛黄丫头可比。  
而且肌肤白  ,与腹下一片浓黑的阴毛形成强烈对比,在一份成熟的韵味下,圆  
真提着阴茎的手,不自觉拨动得更快。  

朷朷圆真道:「刚才你道出了倚天剑的秘密,现在不如就让老衲用倚天剑来服侍  
你一下吧。」便拿着剑鞘,往灭绝下体插去。  

朷朷冰冷坚硬的剑鞘直往灭绝的阴道插去。圆真没有细看阴道入口,只是胡乱插  
去,插得灭绝阴户四周肿痛异常。十多下后,才戳入阴唇中的隙缝,把那阴壁破  
开。  

朷朷灭绝五十多年来也守身如玉,从没人看过自己的身躯。想不到今天会在光明  
顶上,受着少林僧人的淩辱。剑鞘异常坚硬庞大,插入阴道内,不单硬生生逼开  
阴壁带来剧烈的痛楚,而冰冷的剑鞘,一下子与温暖、乾燥的阴壁接触,仿如把  
一条大冰柱插进内,冷热相碰,冰块黏附在肌肉上,令阴壁急促收缩,把那剑鞘  
紧紧锁紧。  

朷朷圆真不禁惊讶道:「老尼姑你真的不舍得倚天剑吗?居然连剑鞘也夹得这麽  
紧。不用这麽着急,待老衲那话儿试试吧!」一手把剑鞘自阴道内抽回。  

朷朷剑鞘被阴壁锁紧,一下子被急促抽出,即时把阴壁的嫩肉倒扯出来,挖出几  
条血痕,连那两片阴唇也被扯得翻了出来,那阵子剧痛较之前剑鞘插入还要大得  
多,只是灭绝生性倔强,怎样痛楚,也决不向圆真求饶。  

朷朷圆真看到剑鞘带着血丝,还以爲弄穿了灭绝的处女膜,忙不叠地低下头来,  
擘开翻开的阴唇察看。只见那阴道前头,还有一片薄薄的白膜在内,圆真即时满  
心欢喜,高兴得在阴唇上吻着。  

朷朷「幸好,幸好没有弄穿处女膜。不然,便要『白做』一趟了。」  

朷朷灭绝搅不懂圆真话中意思,只感到圆真吻着自己的阴唇,一阵阵痕痒的感觉  
自阴户内传来。双手勉力按着圆真头顶,想用力推开,又苦无内力,反而像抚摸  
着圆真的秃头。  

朷朷圆真笑道:「老尼姑爲什麽这麽喜欢老衲的秃头?和尚、尼姑真的是天生一  
对,令你爱不惜手吗?既然如此,老衲亦不客气了。」  

朷朷圆真一天之内连御三女,对于一般的奸淫姿势早已生厌。正想另创途径,增  
加快感。忽然想起以往参看欢喜禅时,一个女上男下的佛像姿势。于是便平在地  
上,捉紧灭绝腰枝,并用力分开她的双腿,放在自己身旁两侧,就像骑马一样,  
同时将龟头对準灭绝的阴户,只待双手用力拉下,便可夺去灭绝的贞操。  

朷朷这时灭绝感到圆真的龟头在阴户前不停撩动,知道圆真即将奸淫自己。不禁  
用力挣扎,努力把双腿夹紧,不让圆真得逞。无奈力竭气衰,阴唇又早已翻开,  
怎样扭动收紧,还是被圆真那暴张如石的龟头紧紧贴着,最后无计可施,唯有开  
口求饶。  

朷朷灭绝本想说:「不要,放过我吧!」可是由于下颚不能合上,只能断断续续  
的道:「不要┅┅放过┅┅我吧!」  

朷朷圆真一听大乐:「甚麽?不要放过你?想不到老尼姑一表正经,骨子 还是  
这麽淫蕩。今天奸淫了这麽多女子,还是你老实,第一个央求老衲奸淫。既然你  
这麽想,老衲便满足你吧!」  

朷朷说罢便用力把灭绝拉下,便把那七寸多长的阴茎直插入灭绝阴道之内。  

朷朷阴茎虽是寸寸难进,但是圆真死命不顾,使劲把阴茎用力戳破那薄薄的处女  
膜,直往花芯钻去。  

朷朷只可怜灭绝还未来得及说「不是」,下体便传来一道剧痛。对于灭绝来说,  
这些痛楚本不算什麽,但灭绝看着自己的处女血,随着圆真的一上一落,顺着阴  
茎流下来,想到自己的清白、峨嵋的声誉,都在一天之间被圆真玷汙,不禁悲从  
中来,流下泪来。  

朷朷圆真看到灭绝悲痛绝望,本应大大增加虐待的快感。只是圆真这式骑马势,  
必须女方作主动策骑奔驰才能令男女双方畅快淋漓,同登极乐之境;但现在灭绝  
心如死灰,毫不郁动,圆真每下也要靠自己拗腰向上狂插,把灭绝整个人顶起,  
不免感到烦闷无趣;再加上灭绝年纪已大,已将步入收经年龄,阴道的滋润较一  
般少女爲少,乾涸如枯井,两边阴壁粗糙枯燥,圆真每次把阴茎插入,也要用龟  
头钻开阴壁,才能稍作前进,磨得龟头隐隐作痛。  

朷朷圆真插得满不是味儿,索性坐起身子,一把将灭绝推到,跌在杨不悔身旁。  
圆真忽然灵机一动,伸手把杨不悔、蛛儿身上的淫水、精液直往自己的阴茎上涂  
抹,又强行分开灭绝阴唇,用手指把那残留的淫水精液,抹向灭绝两旁阴壁,还  
恐滋润不足,又吐出几口唾液,弄得灭绝整个阴户,也像茅厕一般,痰垢汙秽,  
共冶一炉,圆真才心满意足,然后把灭绝放在杨不悔身上,垫高阴户,双手抓起  
灭绝一对下垂的奶子,便再把龟头狂插入内。  

朷朷经过淫水唾液的滋润,圆真这次再插,果然流畅顺滑得到。每次挺腰前进,  
那七寸多长的阴茎也能顺着秽物直滑到阴道尽头,把那花芯也撞得?   @响。而  
插过百下后,灭绝虽不能运劲,但深厚的内家真气,産生自然抵抗,在阴户间充  
盈转动,令阴壁肌肉自动鼓涨,增加弹性,夹得圆真龟头紧迫而不乾涩,一阵阵  
快感更增他奸淫的劲道,双手不自觉用力拉扯灭绝双奶,就如策马执疆,把灭绝  
上半身也扯动得起伏不定。  

朷朷「噢┅┅老尼姑,想不到还懂得这一招,噢!这┅┅是否峨嵋不传之秘?」  

朷朷灭绝被圆真奸淫蹂躏,本已悲不自禁;看到圆真把那些阴液唾涎,往自己最  
神圣的地方抹去,更觉是奇耻大辱,一生的严尊已蕩然无存,对于圆真的揄揶,  
也不想驳斥。只可恨刚才被倚天剑鞘扯伤的阴壁,被圆真无情的不停抽插,弄得  
阵阵剧痛,一下又一下拉扯着每条神经,刻意提醒着她正被人奸淫着。  

朷朷其实灭绝虽云尚算美貌,到底已年过五十,圆真对她的兴致本不甚大,加上  
想到殿外尚有数十分年轻貌美的峨嵋女弟,更想早早了事,出外大肆淫欲一番,  
便即时加速抽插,让龟头在灭绝阴道尽头不断磨擦,就要把那精液泄了出来。  

朷朷「老尼姑,噢┅┅就让老衲的精液┅┅噢┅┅填满你的子宫,噢┅┅待将来  
生个乖巧儿子,噢┅┅教他佛道┅┅噢┅┅双修,普渡衆生好吗?噢┅┅」  

朷朷灭绝一听,惶然大惧,虽口不能言,仍含糊说道:「求求你┅┅不┅┅不要  
喷┅┅在 面┅┅」怎料圆真突然大力抽插,那刚出口的「不」字,变成「呀」  
的一声,听得圆真更增兴奋。  

朷朷「噢┅┅果然是一派掌门,噢┅┅敢爱敢求,既然┅┅噢┅┅你开口想求,  
那老衲就成全你吧!噢┅┅噢┅┅」  

朷朷便把龟头用力插在阴户深处,自己亦再也把持不住,精液沖过阳关,在龟头  
内加压喷射,一大蓬浓浊精液,就在灭绝阴道内疯狂泄射,把那乾涸的子宫,满  
满的填塞。灭绝虽想极力推开圆真,可惜有心无力,而久旱的子宫,亦第一次发  
挥作用,对于外来的精液,全数接收,紧紧锁在 面,灭绝心知一切已绝望,因  
奸成孕,是这是唯一的下场。  

朷朷「老尼姑,久旱逢甘露,是不是特别舒畅?幸好遇着老衲,浪费了数十年的  
子宫才大派用场,你真是要好好报答老衲呀。哈┅┅哈┅┅」  

朷朷灭绝绝望得神情呆滞,对于圆真的话语也毫无反应,任由圆真把那汙秽的阴  
茎,恣意在自己身上拭抹。然后便提着灭绝师太,步出殿外。  


峨嵋篇(2)周芷若  

朷朷峨嵋门下弟子,看到掌门入殿良久,毫无声息,正想步入殿中查看,便看到  
圆真提着赤裸绝望的灭绝师太走了出来。只见圆真厚顔无耻,一心想峨嵋弟子武  
功低微,绝非自己对手,便索性连僧衣也不穿着,赤裸着身子,任得阴茎上下晃  
动,準备将峨嵋女弟尽数奸淫。  

朷朷而峨嵋衆弟子只见平日庄严肃穆的师父,现在神情呆滞,坦胸裸露,身上一  
对奶子随着圆真的拖动而左右摇动,全身秽物,还不时从阴道口流出一大片血丝  
白液,惨况令人不忍卒睹,不禁心情激动,大叫一声:「掌门。」便纷纷提剑前  
来围攻圆真,拯救灭绝。在三十多个女弟中,以静玄、静迦两位静字辈师太,年  
纪最大,功力最高,便首先一左一右向圆真夹攻过来。  

朷朷圆真一看二人年近五十,无甚姿色,即时心生厌恶,双手翻飞,重手往静玄  
左边太阳穴、静迦天灵盖顶击去,打得二人倒飞开去,晕倒地上。  

朷朷随后而来赵灵珠、贝锦仪、丁敏君、李明霞等人,多是年近不惑,虽是徐娘  
半老,但是风韵犹存,引得圆真心头一乐,便在衆女弟之间穿插游斗,不时掌按  
各人身上敏感部位,加以轻薄侮辱。而遇到其他年迈丑陋的弟子,就统统一掌一  
个,全数打得晕死过去。  

朷朷忽然,圆真眼前银光闪动,一道迅疾急劲的剑风直刺面门,慌忙运起幻阴指  
力,急往剑身打去。「叮」的一声,来者的剑被打飞半空,圆真才定过神来,发  
觉偷袭的人,原来正是峨嵋年轻一辈的翘楚──周芷若。  

朷朷周芷若身穿葱绿色衣衫,约莫十七、八岁年纪,清丽秀雅,容色极美。圆真  
一见,即时惊爲天人。只见周芷若娇喘连连,刚才一剑显然用尽全力,但却被圆  
真打飞,虎口至今生麻,右手还在抖震不已,楚楚可人,令人我见犹怜。  

朷朷丁敏君、李明霞等虽尚有几分姿色,但与周芷若相较,无异天渊之别。圆真  
不再与其馀女弟子纠缠,一阵急攻,已把峨嵋衆人点倒,留下周芷若一人呆立场  
中,面对满脸淫笑的圆真。  

朷朷周芷若虽只独剩一人,仍然不肯舍衆人而去,娇嗔怒目,指斥圆真道:「无  
耻奸徒,快些放下我师父,」圆真看到周芷若稚脸微红,杏眼圆睁,更觉娇炰輎  
爱,忍不住伸手往胯下阴茎套弄,那早已垂下的阴茎,又渐有生气,慢慢地昂首  
怒突指向周芷若。  

朷朷其实,圆真一天之内,连奸四人,泄精五次,即使内功如何深厚,也断无可  
能再提枪插穴。只是刚才奸淫灭绝师太之时,由于灭绝身中寒毒,体内峨嵋九阳  
功自行生劲对抗,当圆真奸破灭绝处子之身,吸纳玄阴之气时,亦顺道将部份峨  
嵋九阳功吸纳过来。  

朷朷原来九阳神功爲天下至刚至阳的内家真气,本有催欲生精之效,常人修练,  
往往把持不定。轻者,终日爲燥火攻心,欲念无穷;重者,淫精贯脑,必须导引  
发泄,只有得道高僧、清心寡欲之人佛武双修,才能控制欲念。故此当年创立九  
阳神功的少林高僧,爲免后人胡乱修习,丧失本性,遂将真经抄写于楞伽经中,  
待得佛法修爲有所造诣的僧人,翻习经书时才可发现。  

朷朷当年觉远、张君宝两师徒,一个 直、一个纯良,修习真经,固无大害。其  
后郭襄默记心法,成爲峨嵋嫡传神功,但一直以来,神功传女不传男,所以亦未  
见祸。而张无忌在荒谷修习,心无杂念,更加安然无恙。唯今圆真误打误撞,无  
意吸取部分神功,虽不能增强功力,但却可在短时间内令睾丸加速运行,精液生  
生不息,把那垂头丧气的阴茎,再度一展雄风。  

朷朷而周芷若万估不到圆真居然会在光天白日,衆目睽睽下做出如此猥琐恶行,  
到底是少女人家,连忙掩面不看。突然感到圆真欺身上前,一道爪风往自己下阴  
攻去,立即提气翻身,倒飞开去。  

朷朷「嚓」的一声,周芷若虽已倒飞丈外,但下阴的衣裳,连内 的亵衣,仍爲  
圆真抓去一大片,露出一丛疏落有致的阴毛,羞得只可用左手遮盖掩蔽。  

朷朷圆真提着周芷若那葱绿布絮,中间还夹杂着一、两条阴毛,伸往鼻前用力狂  
嗅:「呀┅┅果然是人间绝品,阵阵处子幽香;连阴毛也是这样轻柔细腻,老衲  
真的把持不住┅┅」就将那布絮和阴毛,覆在阴茎上套弄。  

朷朷圆真的行爲根本变态异常,无理可说,周芷若望着衆多同门,全数倒下,心  
想如其峨嵋一脉,尽数在今天丧没,倒不如忍辱偷生,趁圆真自渎期间,窜逸逃  
去。  

朷朷心意已决,周芷若即时返身下山,但走不出几步,圆真又突然出现在眼前:  
「美人儿,急什麽?」  

朷朷周芷若一式「飘雪穿云掌」就往圆真胸口打去,打算迫开圆真,夺路下山。  

朷朷那料圆真自恃功力深厚,不闪不避,任由周芷若一掌打在胸前,道:「美人  
儿,好舒服呀,你抚摸得我好舒服呀。礼尚往来,我也要。」双掌也往周芷若胸  
前袭去。  

朷朷周芷若大喝一声:「下流。」即时飘身倒退。可是由于恐防下阴暴露人前,  
倒退之间,身法稍缓,便被圆真双手抓实两个奶子,退也退不了。  

朷朷圆真抓着周芷若那两个柔软的奶子,就像两团棉花香囊般柔温有弹性,不觉  
搓握扭动,恣意淫欲。  

朷朷周芷若大急挣扎,怒骂道:「淫僧,放手呀!」  

朷朷圆真亦恐防伤了周芷若,浪费了这个美人儿,放手任她倒退。只是刚才用力  
稍猛,又把周芷若胸前两幅衣裳撕了下来。周芷若身上开了三个大洞,少女最神  
秘的地方尽在圆真面前裸露,慌忙间紧夹双腿,用手掩盖破洞,但两只手掌不能  
把三个大洞尽掩,只羞得差点儿哭出来。  

朷朷周芷若胸前冰雕玉琢的双乳,不时显露出来。粉红的乳头,在双手掩弄间渐  
渐变得挺拔,周遭的乳晕,亦因充血红润起来。  

朷朷圆真看着周芷若的窘态,心中的淫欲更加一发不可收拾。即时飘身而上,首  
先封了周芷若气门,令她不能动用真气,然后一手攫夺周芷若腰间的衣带,另一  
只手就提着周芷若紧夹的双腿,把她倒提起来。将手中衣带紧缚周芷若双腿,再  
把她倒吊在附近的树干上。  

朷朷「今日强奸了这麽多人,全在室内,美人儿,不如,让我们打打野战吧!」  

朷朷周芷若气门被封,力气变得和平人一般,被圆真倒吊在树上,就是极力挣扎  
亦只能扭动腰枝,根本无力摆脱厄运。  

朷朷圆真把周芷若头部较到自己胯下,捏开周芷若的嘴巴,把那腥臭汙黑的阴茎  
硬往口中塞去。  

朷朷「噢,樱桃小嘴,就是用口也不比其他人的小穴逊色。」左手运劲,把捏着  
的嘴巴收得更细,闭上眼睛享受这润滑的快感,口中不断发出「咿┅┅噢┅┅咿  
┅┅噢┅┅」的声音。  

朷朷周芷若苦于嘴巴被制,只能无助地含着圆真那粗黑的阴茎,那腥臭恶浊的味  
道,直叫人呕吐大作。最可恨那阴茎上还残留灭绝的处女血和刚才的淫水阴精,  
把嘴巴糊得张不开来。而每次阴茎插在喉头深处,直撞在喉头上,整个喉咙也给  
阴茎塞满,连呼吸也不能,只可发出蒙糊的「噢┅┅噢┅┅」声。  

朷朷圆真下体不断抽插,双手亦同时往面前的阴户拨动。在那稀疏未成熟的阴毛  
遮盖下,两片粉红的阴唇珍珠般紧贴在一起,中间那细缝几近不见。圆真双手用  
力擘开两团阴唇,伸出舌尖在阴道内撩弄,弄得阴壁也渐渐也湿润起来。  

朷朷圆真得意的挖苦道:「小淫妇,还不是表 不一,还说什麽不要?」  

朷朷周芷若苦不能言,只能努力把双腿夹实,阻挡圆真的攻入。  

朷朷圆真还想进一步深入阴道内探索,不过却被物件阻挡着,那就是周芷若的处  
女膜了。  

朷朷圆真更爲兴奋,一时松懈,胯下那庞然巨物控制不了,阳关失守,便在周芷  
若口中乱跳乱动,喷出的精液不单把口腔填满了,沖力之大,还将阳具沖出了口  
外,对着周芷若的眼面口鼻乱喷一通,浓稠的白液,就如泥漳一样,把整个秀丽  
的面庞也糊了起来,拖出一条一条的蛛丝液带。  

朷朷周芷若未经人事,被圆真强迫口交时还未弄懂什麽一回事,只感到口中突然  
传来一下强大沖力,一股又浓又臭的精液便直喷往口中,一不爲意,一大口的吞  
进肚内,喉头胶得窒了息的。  

朷朷当阴茎沖出口外后,还以爲可以喘过气来,那料馀劲未了,弄得眼鼻也张不  
开来。  

朷朷圆真发泄过后,扶着周芷若的身体忙不叠地喘气,但看到眼前引人的阴户,  
欲念又不止息的涨起来,即时沿着破洞,用力把那葱绿衣裳撕下来,一副纯洁雪  
白的胴体,便在眼前完全裸露出来。  

朷朷「凝脂玉露,滑不留手,老衲不好好奸淫你,简直对不起自己。」双手各执  
一边乳房,用力把阴茎夹着,希望尽快重拾雄风,好好把周芷若奸淫一番。  

朷朷九阳神功的威力真是冠绝天下,虽然郭襄当年只默记了一小部分,但神功中  
的壮阳生精之效,还是即时发挥出来。圆真只是磨擦了十来下,那下垂的阴茎也  
再次昂首吐舌,在双乳间暴涨起来,连那柔? 渐中l,也被阴茎外的包皮磨得红  
肿难分。  

朷朷周芷若勉力张开眼睛,从下而上望着圆真的阴茎渐渐暴涨,那七寸多长的怪  
物,仿如铁柱一般直指向天,柱下的阴囊亦鼓张得如一个大汽球,把那皱纹满布  
的皮肤梆得圆滑鲜红。  

朷朷圆真看见阴茎回複雄风,便解开树上的衣带,把周芷若倒放在地上,头颅着  
地,阴户向天,双手紧捉着周芷若屁股,把那鼓涨的龟头,对準着阴穴,预备雷  
霆一击,享受破处的快感。  

朷朷「小娃子,刚才插破你师父的小穴时,又老又残,现在就罚你代师请罪,好  
好服侍老衲。」  

朷朷周芷若回望师父,看到灭绝师太到现在还是昏迷不醒,阴户更是溃烂一片,  
阴唇外反,布满淫水白精,惊恐得失却控制,大叫:「不要,不要插入去!」  

朷朷圆真越见周芷若惊惶,越发撩动内心的兽性,双眼满布红丝,喉头「咕┅┅  
咕┅┅」作响,越想加倍虐待,便把龟头逐分逐分插入阴道内,要周芷若感受淩  
迟处死的残酷。  

朷朷鼓涨的龟头慢慢插入,周芷若只感到下阴道内有一条火红的铁棍硬生生把阴  
壁迫开,痛楚从每条神经传到脑内,不消一时三刻,更感到那火棒已到了处女膜  
前,破处的恐惧,只能令她不断大叫:「不要┅┅不要插呀┅┅」  

朷朷紧迫狭窄的阴道迫得圆真的龟头万分舒服,温暖的阴壁令龟头淋浴在淫水的  
包围中。到了处女膜前,从龟头顶端传来那一阵粗糙的感觉,叫圆真再也抑制不  
止,便鼓足力气,把那七寸多长的阴茎,直接捣破处女膜,向阴道的深处插去。  

朷朷周芷若还没说完「插」字,圆真的阴茎已插破处女膜,直捣黄龙深处而去。  
那一阵破处的痛楚,较先前的更痛上千倍万倍,痛得眼泪和着处女血一起流了下  
来。而且圆真在破处之后,更加不作停留,就向下不断把阳具在狭窄的阴道内抽  
插出入,每次一磨一擦,也把每条神经梆得紧紧的,痛得周芷若极力扭动,希望  
能摆脱开去。  

朷朷然而,周芷若越是挣扎,圆真的抽插便越有力。每一次插出那带着处女血鲜  
红的阴茎时,圆真也藉势把阴茎在阴毛上拭抹,将那一片稀疏的森林,泄成一带  
血腥的草原。阴血和着阴液,更顺势而下,从阴户经腹胸,直流到周芷若口中。  
尝着自己鹹腥的阴血,周芷若只觉痛不欲生。  

朷朷周芷若的阴道,是圆真今天所奸的最狭窄的一个,加上周芷若初经人道,而  
且惊惶过度,阴壁收缩,夹得圆真过瘾非凡,带来更大的压迫感。每一次抽插,  
阴道肉壁紧紧咬着阴茎,只乐得圆真眉开眼笑,口中发出如野兽的嚎叫,不断地  
「噢┅┅噢┅┅插死你┅┅噢┅┅插死你┅┅」的狂笑,狠狠地把阴茎撞到花芯  
中,让两人的下胯每次也碰撞磨擦,而阳具抽出阴道时,亦每一次都发出「拔滋  
┅┅拔滋┅┅」的声响。  

朷朷猛烈的插弄了数百下后,周芷若的屁股早被圆真抓得留下两团掌印。而倒放  
了这麽久,血液倒流,加上花芯被沖破,周芷若亦渐渐不支,双颊充红,目光散  
涣,几近昏迷,就像迷失理性一般,又叫又喊,只晓得不住扭动,但口中仍不停  
喃喃叫道:「不要┅┅不要再插┅┅」。  

朷朷圆真这时再也忍不住,龟头又开始乱跳起来。周芷若知道这是泄精的前兆,  
慌忙拗动腰枝向后,希望能摆脱圆真,口中更厉声疾叫:「求求你,不要射进   
面,不要┅┅呀┅┅」  

朷朷周芷若话还没完,圆真已大叫一声:「噢!」狠狠地把龟头已一下子插到阴  
道的深处,喷出一大蓬浓浊的白液。圆真对周芷若特别怜爱,故意暗运内力,把  
精子喷得更远更深,直要把整个子宫填得江河满载,誓要令周芷若怀有自己的骨  
肉。即使精液已倒灌得从阴道口中挤压了出来,圆真的阴茎还像唧筒般一下一下  
的把精液源源不绝地喷出,全不理会。  

朷朷周芷若的子宫亦随着精液的喷出,相应地张开吸纳,将圆真所有精液毫不遗  
留的接收,阴壁亦收缩蠕动,将挤出外精液亦尽量吸运回来,直至圆真阴茎收缩  
变软,子宫收缩,阴壁才停止了蠕动。可怜周芷若无论怎样极力挣扎,还是逃不  
出奸淫怀孕的厄运。  

朷朷经过了一轮的蹂躏后,周芷若早已身心受创。双乳、屁股早给圆真抓得变型  
红肿,浓浊的精液亦不断从溃烂的阴户中倒流出来。圆真一放下手,周芷若再也  
支持不住,整个人就痛昏了过去,烂泥般倒在地上。  

朷朷然而,恶梦还没有就此过去。对于清秀脱俗的周芷若,圆真有一份莫名的爱  
好。即使已干了她两次,淫欲还是异常旺盛。索性把周芷若翻转过来,就要爲她  
背后的菊穴开苞。  

朷朷昏倒的周芷若,迷迷糊糊间被圆真提着头发,推站在一棵大树前,面颊紧贴  
着粗糙的树皮。圆真站在周芷若身后,用脚将周芷若双腿分开。周芷若还没有弄  
清是什麽一回事,下体的菊穴突然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较刚才破处时的痛楚还  
大上十倍。剧烈的疼痛令周芷若从昏迷中痛醒过来,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朷朷「不要,裂┅┅裂了┅┅」  

朷朷未经人事的菊穴较阴道更爲狭窄紧迫,而且缺乏淫水的滋润,圆真把火辣的  
铁棒硬生生的插入菊穴时,龟头也因爲过于乾涩而感到微痛,然而,对于幼嫩的  
菊穴肌肤,那更加无疑是一种酷刑。每一次龟头在屁股间抽插时,也被磨擦得皮  
破肉损,流出血来。  

朷朷强烈的痛楚令周芷若双手疯狂抓扯,乾枯的树皮也被撕掉下来。而在血液的  
滋润下,龟头的抽插渐渐顺畅起来,站立式的抽插令圆真每次也可移前退后的把  
周芷若插得狠狠钉在大树上,那一下一下的插入,较平时的力道更强大十倍。阴  
户撞向乾枯的树皮上,不少尖硬木碎刺入下体,令本已麻木的阴户再次受到无情  
的摧残,一些阴毛更被木刺缠着,每次圆真抽离树干,木刺便扯掉一大片阴毛。  
可怜刚刚生长的森林,还未长成,便被扯得七零八落,稀疏得叫人可惜。  

朷朷插了百多下之后,圆真已到了强弩之末,喉头发出一连串野兽的嚎叫,「插  
死你,插死你┅┅」敏感的阳具再次喷出如胶似漆的精液,圆真在屁道内射了一  
半,便推倒周芷若在地上,拿着阴茎,由屁股到头发的把周芷若整个背也喷成雪  
霜一般。这时周芷若已麻木到不省人事,任得浓浓的精液随意地在身体上流淌,  
铺成一团团的腥臭浆糊。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图片小说推荐排行榜最新网址发布>>永久0578rlgh.com